UIC 宿舍篇(SSR)

Dec 9, 2011 Farewell Party @ SSR Multipurpose Room
UIC室友 Anthony, Hank

上面這張照片是和我的另外兩位室友的合照,中間的是越南籍美國人Anthony,右邊的是和我從台大一起去交換的Hank。

當初在選宿舍的時候就很猶豫要如何住,跟另外兩個外國人住固然很新鮮有趣,但是心裡也有點怕怕的,所以還是找了台大的同學一起申請宿舍,不過還留著第3個位置等著跟別人媒合。
一開始看到新室友的名字叫 Anthony Do 的時候就很害怕他姓「杜」,也來自台灣或是大陸,不過他既然是用一般的美國名字,那應該是美國出生的才對。Anyway,他是父母來自越南,自己卻從沒去過的美國人。

我是個沒住過宿舍的人,從小到大都住在家裡,只有旅遊時住過旅館、參加營隊時和隊友或工人一起住,第一次的宿舍經驗竟然就發生在美國。其實在踏進宿舍房間門之前,我一直都對房間有著美好的幻想,畢竟 SSR(Single Student Residence)的網站 的圖片是那麼完美。

UIC SSR宿舍一進門

這是第一天入住的樣子,行李丟著馬上打開電腦開始宅,哈哈!美國的住宅很不喜歡有裝在天花板的電燈,讓我很困擾。最誇張的是照片裡的那個站立的檯燈在我踏進房間的時候竟然沒有,馬上反應之後,才有宿舍的工讀生從還沒入住的房間搬一盞過來,不然我就要摸黑一整晚了。

UIC SSR宿舍第一天整理

這是把行李都拿出來放在該放的地方之後的樣子。

我們這間宿舍是三人房,每個人有自己的寢室,共用浴室和廁房,而我的房間是最小的一間,不過還暫時可以容得下我和我的行李(講暫時是因為東西越來越多…)。

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,不過卻也是有共用的空間,碗丟在水槽不洗、飲料瓶不洗直接丟垃圾筒、垃圾留在流理台上忘了丟…(講得我好像有潔廦…),怎麼和室友處得好,真的是一門學問。

從8/16入住到12/12搬出,100多天的日子大概有一半的時間都待在這棟宿舍,最多的回憶大概就是吃了。

自己煮辛拉麵

除了常常自己煮來吃的泡麵之外,Anthony也做了好幾次料理給大家吃,這張照片是 Taco (墨西哥捲餅)。

SSR Anthony做taco

Haruna 做 sushi(在Haruna房間)
Haruna made sushi

當然,美國大學生宿舍必須擺滿酒瓶,偶爾和朋友喝也是少不了的。

看起來很茫…
有人喝掛了

Haruna Frances Ben

邊喝邊玩,輸的罰酒
喝酒遊戲 Drinking game

 

 

 

而重覆最多次的則是每個禮拜吃好多次的台灣名產珍珠奶茶,除了不是自己種茶葉和搓珍珠,其他都是自己來。自己拿茶包煮成紅茶,加糖加牛奶,再自己煮珍珠。糖不會加很多,奶茶也變成鮮奶茶,天天喝對身體的負擔也不會太大,而且每個喝過的人都說讚,特別是台灣人。

自製珍珠奶茶 Bubble Tea

 

我修的課在一般大學生來說算少,只有4門課13學分(full-time學生必須12學分),一週五天其中的兩天只有50分鐘的課,而且下午兩點才開始,而另外兩天則是11點才開始,剩下的第五天是12點才有課。課表如此悠閒讓我每天躺在床上睡到幾乎自然醒,讓我錯過了好幾次清晨下雪。

Dec 9, 2011 這天是白雪蓋地,才讓我在早上快11點還有機會拍到,從宿舍房間窗戶望出去。
SSR 窗口望出去下雪

 

 

由於美國 Online Shopping 太方便,美國牌子的衣服又太便宜,又幫一堆人代買東西,讓我不小心就堆滿了整間房間…
最後整理出10箱(每箱約兩個運動鞋盒大)航空包裹寄回,兩大箱行李箱拖運、一小箱行李、另外還有一個後背背包。

SSR 最後一天收拾行李

其實我房間平常大約就有這種照片的一半亂度,只是從來沒想到必須徹底整理的一天這麼快到來。

下午先稍微初步丟掉不需要的垃圾,吃了最後一天 大華 和 Brenda 準備的晚餐後回來10點多正式開始收拾,這是凌晨1:29的照片(我早上8點必須出發前往機場)。

第一次的宿舍經驗就在慌亂的收拾中結束。我還記得所有睡覺用品(棉被、枕頭)都在入住一週後才抵達,讓我蓋著外套發抖了一個禮拜,我現在都還可以輕鬆回憶起那些寒冷的夜晚,沒想到我已經離開芝加哥快兩個月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SSR 離開宿舍前

每段旅程都有結束的時候,什麼都不留下(拍完照之後貼紙有撕掉)。

About the Author

benck